一秒记住【看书阁 www.kanshuge.cc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说好一起看完烟火再回去,可江太太自己走了,江彦丞的心顿时凉了半截,酒劲儿都过去了,哪还有心情跟司徒爸爸、司徒妈妈闲聊,忙寒暄了两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人喝醉了酒,脾气就控制不住,心里想说的话憋了很久不能说,他就盼着江太太能把手机密码往她自己身上想想,她要是真有自觉,手机早给她打开了。手机里那么多秘密,她看了还能不明白?

    可江太太不肯动脑子,尽往那歪了的路上跑,越跑越远,还自作多情要给他牵线、帮他脱单呢!

    江彦丞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不好,没注意他们家江太太现在有颗玻璃心。

    能怎么着呢?

    玻璃心的江太太,他自己死乞白赖骗回来的,他得哄到底啊。

    心累,特别累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江彦丞连烟都抽不下去了,匆匆忙忙往前厅去找人。

    前院里,好多大大小小的影子聚在一起,路遥的小短腿开心地转悠,手里拿着正“呲呲”烧着的烟花,脖子都仰断了,蹦蹦跳跳地喊:“二姨!大舅妈!大舅舅!你们看烟花啊!好漂亮!”

    “每年的节日烟花,十五分钟,锦城估计都能看见,太美了。”谭严一手揽着自己的妻子,仰头道。

    父母家人都在身边,团圆夜,看着超级月亮,赏烟花,人到中年,才知道上有老下有小是一种福分。

    谭老爷子、老夫人还有谭国良等人都在,江彦丞独独没找着江太太的人。

    江彦丞拉住跟着路遥放烟花的谭磊:“石头,你小姑姑呢?”

    烟花太吵了,空中一会儿炸一下,谭磊半天才听清江彦丞说话,嘿嘿笑:“小姑父,你把我小姑姑弄丢了?她不是跟你在一块儿吗?我看到你俩牵着手偷偷跑了的。”

    见江彦丞表情没开玩笑的意思,谭磊才放弃捉弄他:“好吧,我看到了,我小姑姑往侧门去了,大概在花园里吧。”

    江彦丞拍了拍石头的头,忙找过去了。

    花园水榭的亭子里,谭璇牵住了她爷爷养的金毛犬——坦克,坦克乖顺地趴在地上,任她摸。

    不远处烟火炸开,谭璇仰头看。

    烟花亮起又黯下去时,有一道人影慢慢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坦克警觉地起身,谭璇也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高瘦挺拔的身影,不是陆翊是谁?

    谭璇没想到是陆翊,她看了他一眼,又转过头,她觉得陆翊应该是走错地方了,他很快就会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,陆翊没有走,他走到谭璇身边,蹲了下来,手摸上了坦克的头:“就是它吗?你说的坦克?”

    谭璇的情绪已经没有那么歇斯底里,即使是面对陆翊,她也能好好说话了,一点没觉得陆翊的问题突兀。

    她甚至还冲陆翊笑了:“是啊,就是它,爷爷送给我的金毛。它已经十二岁了,很老了。之前去宠物医院住了很久,才接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所以我一直都没有看到它。”陆翊淡笑着。

    谭璇点头:“它小时候特别厉害,长大了也很厉害,可惜你只看到了它老了的样子。要是你早点跟我回家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翊不说话,半昏半暗的阴影里,他只看着谭璇。

    “年年,他对你好吗?”陆翊垂下眼睛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真神奇,之前要死要活的,现在居然能好好地蹲在一起说话,谭璇笑了:“有人说,旧爱之所以难忘,是因为新欢不够好,时间不够长。但是你听听,旧爱都已经是旧爱了,旧了的衣服我都不会再穿,何况是旧爱呢?”

    陆翊的眼神里都是痛:“他对你不好,所以你一个人躲起来哭。”

    谭璇抬头看着陆翊,微微地皱了眉:“陆翊,你也爱过我的对不对?那些年,也爱过我吧?分手后我一直在想,大概是我自己特别不好,我也反省过了,不能再那么爱一个人了,万一他不爱我,下一次我要站直了看着他离开,绝对不会再哭再闹。”

    她笑起来:“分手的体面,得分过两次才能学会。对不起啊师兄,那是我第一次分手,还很生疏,给你和我六姐带来困扰了。”

    陆翊整个人都已经不行了,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谭璇却渐渐平息了所有的情绪,越说越自然:“还有一件事,我觉得还是应该和你说一下。我不小心把你送的相机弄丢了,虽然后来又有了新的相机,还是挺抱歉的,也没能还给你。我房间那些照片都是贴着玩儿的,很久没回家,我也没去管,可能下午我六姐看到了心情不好,我晚上就去撤下来。我也不确定他们认不认得那是你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五彩的烟火在空中继续爆炸着,超级月亮又圆又亮,夜风轻柔拂面,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完,谭璇站了起来,牵着坦克想离开亭子。

    “年年!”陆翊忽然叫了她,猝不及防地从背后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江彦丞找进花园时,就看到亭子里这一幕,脚步顿时刹住了。

章节目录

我亲爱的江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看书阁只为原作者湛王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湛王妃并收藏我亲爱的江先生最新章节